啪啪多久证明双方身体健康?

2017-03-13 14:26

六月的天稍稍有些燥热,一如顾惜的心情。

她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不止一次的看向腕上的手表,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脸上的不安和烦躁就多了一些。

“你都28岁的人了,还打算赖在家里赖到老呢?真当我家是给你吃白饭的?不管怎么说,你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给嫁出去,总比你在家里打扰你妹预习功课要好!”

这是今早顾惜离开家门前,母亲反复念叨着的话。

顾惜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感觉有些头痛,她本就是一个孤儿,十岁那年被现在的这家夫妇收养,眨眼就十八年过去了。

她还有一个妹妹,是这家夫妇的亲生女儿,刚收到了传媒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只是学校的学费昂贵,父母两人都是地道的工作人员,没有来钱方法。于是就想方设法的想将她‘卖出去’,这样无论如何都能够拿到一笔不菲的聘金吧……

好在,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她也过够了,不就是找个男人嫁出去吗?

顾惜虽然不认为自己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但是好歹相貌清秀,妆容精致吧?

找个男人而已,有什么困难的?

不过顾惜左等又等也没见有男人朝她走来,服务生都不知是第几次来给她加水了,面前水壶里的西湖龙井都泛起了白沫。

“小姐,您等的人或许不会来了,您真的不用点餐了吗?”服务生看了她好几眼之后,还是劝了一声。

顾惜尴尬的回了她一个微笑,“再等等吧,不好意思……”

她都这么豁达了,服务生也不好多说什么,捧着菜单打算离去。

顾惜挠了挠本就凌乱的刘海,心里更是给今天相亲的男人判了死刑,这明显说明对方并不将结婚当作一回事,亏她一下班了就往这个约定的地点赶。

“你好,请问是顾惜小姐吗?”

就在这个时候,顾惜的耳边一下子传来了浑厚的嗓音,她的注意力被吸引走了,就连已经走出了两步的女服务生都回过头来。

顾惜的视线落在摸索着走到桌前的男人身上,他身上穿的是普通的黑色西装,西装内是一件蓝白格子的衬衫,他嘴唇一直抿着,看不到多余的笑意,而他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褐色的墨镜,细碎的短发被身后的空调轻轻地吹动着。

当然,如果不是她手上的盲人拐杖,顾惜根本无法想象,这么一个五官精致,气场强大的男人,竟然看不到东西?

“对,我是顾惜,你是?”她貌似并不认识这个人。

婚介所和她说了,今天和她相亲的男人名叫‘沈浩’,是一家上市公司里的职员,并没有提到过他双目失明啊。

“抱歉,我来晚了,我叫穆景琛。”

从听见顾惜说话开始,穆景琛的脸色明显轻松了下来,还好他并没有认错人。

他眼睛视力很差,只能很模糊的看清面前的事物,刚才也是循着清丽的女音找了过来的。

穆景琛坐了下来,空出来的右手搭在了桌子的边缘,乍一看上去有种说不出来的贵气,搭配着这么一张得天独厚的俊颜,极有魅力。

当然,顾惜关注的并不是这些,“穆景琛?可是……”

她等的明明是沈浩啊。

穆景琛已经明白了她所困惑的是什么,他微抬了下来,隐约可以看见顾惜清秀白皙的脸蛋,他说,“沈浩是我朋友,之前是他去婚介所提交的身份信息……”

“你的意思是,实际上,沈浩是在帮你相亲?”结果沈浩提交的却是他自己的身份信息?

这怎么越说越糊涂了呢?

顾惜的分贝大了一些,吸引的周围不少人都朝着这个方向看来。

穆景琛的样貌本就在男人中属于佼佼者,自然成为了很多女孩的关注对象,甚至有人偷偷的拿出手机拍了照片上传微信,她们还没有见过这么英俊帅气的男人呢!

只是可惜了,是个瞎子!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顾惜没想到自己一句话能引起那么大的反响,就连邻桌的那对小情侣都停止了你侬我侬的秀恩爱,朝着她和穆景琛的方向看来,她只能压低了声音。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出乎意料而已,谁见过帮别人相亲却填写自己信息的?

“顾小姐等很久了吧?”穆景琛很自然地笑了笑,和顾惜对坐下来。

“还……还好!”由于自己的相亲对象换了人,顾惜觉得更加尴尬了,她不自在地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水,僵硬地笑了笑。

好在,对面的人看不见这个表情,否则她真的怀疑他一定会拍桌子走人的。

“小姐,可以点餐了么?”站在一旁的服务生就好像害怕她会和穆景琛和两杯白开水的时间就谈崩了,连忙催促着。

顾惜尴尬地笑了笑,将眸光落在穆景琛的身上。

尽管知道他看不到,可她还是想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穆景琛优雅地笑了笑,“可以了,请你给这位小姐一份菜单!”

半分钟后,穆景琛点了一份意大利面,而顾惜则选择了一份中餐套饭。

晚饭的事情告一段落,顾惜这才开始了姗姗来迟的自我介绍,“穆先生是吧?你是从事什么行业的呢?”

穆景琛也不急,云淡风轻地在桌上摸索到毛巾擦起手来,“现在经营着一家公司!”

顾惜眯了眯眼,对面这男人的一举一动都有种说不出的优雅和贵气,饶是她这样一个出入在律师事务所的人,都被他这惊为天人的气质震惊。

这气度,丝毫不亚于刚刚和她分手的那个渣男童国强!

童国强是顾惜相恋三年的初恋情人,不过,俗话说得好,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人渣?上个月,在向顾惜借了五千块钱之后,童国强带着新欢跑路了。

“顾小姐呢?”

他抬起头,正对上顾惜的眸光,将她的思绪打断了来。

尽管知道他是盲人,什么也看不到,可顾惜还是免不了倒吸了一口凉气。

强制自己镇定下来,顾惜才缓声开了口,“我是兴盛律师事务所的职员,月薪三千左右!”

本以为,听到月薪多少穆景琛就应该起身走人了,可没曾想他却端坐一侧。

这年头,月薪三千在榕城这样的大城市已经微乎其微了,就算五千的月收入在榕城连四十年产权的公寓一角都买不下来。

“女生做律师,很辛苦吧?”

“还好,除了法律我什么也不会!”

她实话实说,法律这专业不像会计、金融,要改行,可能性微乎其微,毕业这三年,她也没接过什么大案子,多的都是离婚纠纷。

两个人说话间,服务生就已经将各自点的餐送了上来。

“说说你的择偶标准吧!”穆景琛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放在桌上的叉子,问。

她抿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莫名的有些紧张了,“我……我其实也没什么要求,有一份稳定工作,月收入不比我差,就够了!”

顾惜没说,只要人不奇葩就好,之前母亲给她介绍的几个相亲对象不是等着她付钱就是点一杯白开水干坐好久。

相比之下,穆景琛已经算得上个正常人了。

穆景琛笑笑,“顾小姐还真实在,我眼睛看不见,顾小姐不在意?”

他直言不讳。

顾惜抿了抿唇,良久的沉默之后,不徐不疾地开了口,“穆先生,说不介意是假的,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坐下来把这顿饭吃完,不是么?”

她依旧很平静,有了之前的经历,穆景琛是个盲人又算什么呢?

对面的男人,颔首,淡笑,丝毫不在意顾惜实话实说,顾惜没有提着包甩他一个耳光就走已经很不错了。

“既然这样,来说说我的择偶标准吧!”他像是没听到顾惜之前那句话一样。

顾惜尴尬,小口小口地吃着盘子里的饭,有些食不知味。

可就在这时,躲在一旁角落里的孙秋秋终于忍不住了,她‘嚯’地一下从角落里站了出来,理直气壮地就走了过来。

顾惜看到母亲,先是一惊。

显然,她也没想到孙秋秋会躲在这里‘埋伏’她相亲,要早知道是这样,就是打死她,她也不会告诉孙秋秋自己是在这家咖啡厅相亲,怪只怪自己太天真啊!

“你还说个屁啊,一个盲人,你能干什么?别在这耽误咱家闺女!”孙秋秋就是个掉在钱眼里的人,在她眼里,一个瞎子,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工作的,更别说钱了。

“妈……”顾惜不自在地扯了扯孙秋秋的衣袖。

“你别叫我妈,我都快被你气死了,你说说你还在这跟一个瞎子废什么话?他有工作吗?盲人按摩?”孙秋秋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

顾惜蹙了蹙眉,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

“穆先生……”她欲言又止。

“你跟我回去,跟一个瞎子,相个屁的亲!”孙秋秋听到顾惜的话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顾小姐,AA吧!”他依旧很平静,像是对孙秋秋的话充耳未闻一般,将自己的钱包抵到了桌上。

顾惜正要伸手,却被孙秋秋抢先一步了。

孙秋秋看了看账单,不假所思地从钱包里掏出了两张百元大钞,见女儿在掏钱包,白了她一眼,“没出息!”

随后,就转身去了柜台。

翌日,顾惜颓然拖着疲惫的身子去了律师事务所。

“顾惜,快快,大单子!”前台艾瑞从办公室里火急火燎地冲了出来,手中抱着一叠厚厚的文件。

“什么?”她错愕。

艾瑞那一惊一乍的模样在顾惜看来,好笑之至。

“有个客户找你,已经在你办公室了!”艾瑞话音落下,还想说什么,顾惜却已经踩着一双高跟鞋进了办公室。

“顾小姐,又见面了!”沙发上,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悠然自得地坐着,双腿交叠,动作优雅。

顾惜一怔,面前的人不是穆景琛是谁?

他该不会真的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所以找上门来了吧?想到这儿,顾惜就错愕地看着面前的人,随后,好像想起了什么,匆匆从钱包里拿出了仅剩的一张百元大钞。

“穆……穆先生……”她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踩着一双高跟鞋走上前去,将手中的钱塞到他的掌心,“昨天……昨天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我……没想到我妈妈会多拿一百块钱!”

声音越来越小,脸颊也泛起了淡淡的薄红,有些发烫,她低着头,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纤细的收将钱塞进他的掌心的时候,穆景琛的手指不经意就触到了她手心薄薄的那层细汗。

顾惜条件反射似地将手缩了回来,随后才坐回了对面的沙发上。

刚才细小的动作,恰巧就被穆景琛看在了眼里,他来,本来只是对她产生了好奇,可现在,这细微的动作却让穆景琛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萌生了。

他,没想到昨天那微不足道的一百块钱竟然能够让她记在心上。

“顾小姐,我是来找你谈工作的!”穆景琛看着面前的人细微的神情变化,只觉得有些好笑,不徐不疾地提醒着,像是毫不在意手中握着的那一百块钱。

顾惜咽了咽口水,显现得有些焦躁,“您……您说!”

“我这儿有个案子,想让顾小姐帮我看看!”他依旧慵懒地靠在沙发上,阳光从窗外洒落进来,恰巧就落在了他的脸上。

俊俏的五官显现得无比精致。

顾惜笑了笑,接过他手中的文件,可她并不知道,看到合同上的字迹的时候她还是怔住了——代理方:如意小型商贸公司。

她小手轻轻地抖了抖,不知所措地抬起头来看着穆景琛,难道他之前所说的开了一家公司,就是这家?

如意小型商贸公司不大,也不算有名,只是顾惜之前有所耳闻,不过比起以前的官司,这应该算得上是比较

只是她不知道,这已经是穆景琛手上最小的公司了,要不是这两天他的律师临时有事回了老家,手上的案子又比较着急,他也不会找到这里。

见顾惜迟疑,穆景琛向前挪了挪身子,“这家公司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因此公司法人并不是我!”

顾惜微微颔首,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将他的话听进去了,神情有些呆滞。

“顾小姐,能胜任么?”穆景琛再度开了口,顾惜如梦初醒一般,抬起头来看着他。

他抿起浅笑,动作优雅至极。

顾惜抿了抿唇,抬起头来看着穆景琛,心情忐忑,摇了摇头。

可是,下一秒却又想起他看不到东西,这才支支吾吾的回答着,“穆……穆先生……我恐怕难以胜任!”

颤颤巍巍的话音软软糯糯,像是一根羽毛,拂过穆景琛的心。

他挑起俊眉,透过墨镜,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按理说,律师的代理费是不论是否败诉,都需要支付的,如今,一笔不小的酬劳就摆在眼前,她却不为所动。

“穆先生,我们事务所还有其他很好的律师,要不……要不……我帮你介绍?”她咬着下唇,仍旧有些不好意思。

穆景琛蹙了蹙眉,来之前,他并没有刻意选择这里,而是车子经过‘兴盛事务所’的时候,想起了她的话,所以上来看看,可是,如今,这女人的话却让她猛地一怔。

这么大的一张单子就放在她的面前,谁知她却开头推脱,甚至要把他介绍给其他人?

这女人,无疑勾起了他的好奇。

顾惜紧紧地攥着手中的文件,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着,毕业至今,这是最好的历练机会,可是她害怕因为自己能力不足而牵扯到穆景琛。

“有几成把握?”男人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薄唇微合,和昨天在餐厅一样,他是在刻意忽略她的话。

“最……最多三成!”

她如实回答,毕业之后,虽然选了对口的专业,可她却鲜少接触商业类的案子。

“嗯!”穆景琛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哼,也不知这个‘嗯’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惶恐地看着面前的人,正欲开口,就听到门外面焦急的脚步声。

“顾惜,不好了,你快躲躲,那个神经病又来了!”艾瑞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可是已经晚了。

身后,跟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大妈,咄咄逼人地看着顾惜,“躲?你往哪儿躲?”

她的话音尖锐刺耳,顾惜蹙了蹙眉。

正如网上那句话说的,得罪了谁都不能得罪了大妈,顾惜有些焦头烂额。

事情要从两个月前说起,张大妈的女儿童晓和丈夫打拼多年,好不容易小有所成,没想到童晓的丈夫孙睿却移情别恋,喜欢上了自己办公室里的小蜜,于是,童晓找到顾惜做了代理律师,可是,由于证据不足导致败诉,童晓一时想不开,选择了自杀。

顾惜抿了抿红唇,向穆景琛解释,“穆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里可能还有点事,要不你先回去?我改天联系你?”

说这话的时候,她非常的不安。

对于张大妈,顾惜是出自内心的有所愧疚的。

“走?往哪儿走?今天谁也不写想走,顾惜,你赔我女儿命来!”张大妈越说越气,看着顾烟的目光像要将她吞噬其中一样。

顾惜咽了咽口水,对张大妈她的内心是或多或少有所愧疚的。

张大妈拿着包冲了上来,就往顾惜身上扑,或许是出于本能的保护意识,穆景琛伸手,一把将她代入怀中,动作敏捷地躲过了张大妈。

“这位夫人,您女儿买房的时候名字留的是男方的,房贷也由男方的账户归还,在男方的工作上也没有任何帮助,这可不能怪惜惜,怪只能怪你女儿太傻!”艾瑞拦不住张大妈,从地上爬了起来,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在为顾惜辩论。

而另一边,顾惜靠在穆景琛的怀里,听着他沉闷有力的心跳声,有些失神,刚刚那个瞬间,她几乎觉得穆景琛是可以看到东西的。

“你还我女儿!”张大妈一边说,眼泪就从眼眶里掉下来了。

顾惜抿了抿红唇,下意识地推开了穆景琛,可是,鼻息间那一股淡淡的薄荷香气却没有散开,莫名的让她安心。

穆景琛扶住了旁边的沙发,这下他算是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顾惜眯了眯眼,小声地道歉,“张夫人,实在是对不起,童小姐的事……”

“童小姐的事,和顾小姐没有任何关系!夫妻双方产生纠纷,法律只是用来衡量财产的方式,况且法律本来就摆放在那里,张夫人,你女儿不懂法律,所有的财产证据都留在男方名下,法院是个只看证据的地方,所以,于情于理,顾小姐都不亏欠于你!”他的话音,换来了张大妈的沉思,皱着眉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她缠着顾惜,不是为了钱,无非是自己的女儿去世了,心中有所悔恨,因此将责任全都怪在了顾惜身上,可事实上,顾惜并没有错什么。

“就是啊!”艾瑞叉着腰,狼狈地站在原地,“我就不明白了,你不去找那个渣男,赖着我们做什么?是,败诉了,我们是有责任,可那个男人才是逼死你女儿的罪魁祸首!”

一直到张大妈离开了,顾惜都有些神情恍惚。

两个人又对坐下来,顾惜才支支吾吾地开了口,“穆先生,刚才的事,谢谢你!”

“不客气!”虽然来找茬的人走了,可穆景琛却丝毫没有从她的眼里看到一丝一毫的喜色。

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就是那么让人出乎意料。

“穆先生也看到了,之前的官司败诉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穆先生这个案子,还是请有把握的律师吧!”顾惜抿了抿有些泛白的红唇,显得有些无力。

虽然说,童晓的死和自己并没有什么直接联系,可她的内心还是隐隐约约有些愧疚。

“这样吧,我看顾小姐精神状态也不大好,我给你时间考虑!”落下这句话,穆景琛就从座位上站起了身。

顾惜慌忙起身送他下楼,萧灏已经在楼下那辆白色的宾利车里面等候多时了。

“好好考虑!”临走,他转过身来,缓声说着。

顾惜点头,看着远处那引来围观的豪车。

还在迟疑,车上的萧灏已经钻出了车内,毕恭毕敬地为他拉开了车门。

穆景琛不悦地蹙了蹙眉,以为自己的身份要被揭穿了,孰料下一秒,顾惜却好心地向他开口,“那位是你朋友吧?他在等你!”

她一边说,一边还不忘扶着他往车边走,“你朋友对你真好,知道你看不见,还特地给你开了车门!”

萧灏原先那毕恭毕敬的动作,如今到了顾惜这儿,却再正常不过。

可穆景琛不知道的是,这丫头根本就不认识宾利的标志,直到很久以后她才后知后觉。

看着那辆车绝尘而去,顾惜站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一时间有些茫然了。

从刚刚穆景琛说的话来看,他并不像一个不懂法的人,可是,为什么他会执意要将如意小型商贸公司的这个案子交给自己呢?

顾惜百思不得其解。

思忖间,原本握在掌心的手机就‘嗡嗡’地震动起来。

她看着屏幕上的‘妈妈’两个字,有些怔忡。

孙秋秋平日里很少给她打电话,这段时间来电话的评论部越来越高,同时也就意味着,找到的相亲对象越来越多。

“喂——”

“惜惜,你在哪儿呢?中午有空么?妈给你约了个医生,妇产医院的医生!”孙秋秋喋喋不休地说着,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医生就是个高薪职业。

可是,一听到妇科医生,顾惜就头皮发麻。

一个男人当妇科医生……

“妈,还……还是算了吧?”她小声地说着,第一次忤逆母亲的话,顾惜有些后怕。

“什么算了?顾惜,你知不知道这个医生有多紧俏?他下午都排满了,要不,妈也不会给你安排在中午!不管怎么说,你必须得去,总比昨天那个瞎子来的合适!”孙秋秋没有给顾惜留下一丝一毫的余地。

顾惜握着手机的手掌已经冒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妈,我——”

明知道孙秋秋是不允许自己违背她的意愿的,可顾惜还是决定试一试。

可是话音被孙秋秋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中午十二点,lose西餐厅!”

说完这句话,孙秋秋挂断了电话,将听筒里冰冷的‘嘟嘟’声留给了顾惜。

顾惜咽了咽口水,无力地看着手机屏幕。

但愿中午遇到的人不会太奇葩才好。

可是,临近中午,当顾惜和那位名叫‘李华盛’的医生对坐下来的时候,她才知道,答应孙秋秋来相亲根本就是个错误。

“顾小姐,听说你今年二十八了?”

他看着她的眼神里,就像在说,‘你个二十八岁的老女人,怎么还好意思出来相亲?’

顾惜蹙了蹙眉,轻笑,“是的,如果不是到了适婚年龄,恐怕李先生也不会出来相亲吧?”

话音平静而又浅淡。

像李华盛这样的人,顾惜没少见,他们总觉得自身条件优越,目中无人。

“呵,说说你吧!”李华盛看着她,继续开了口,“首先,我不要求我的结婚对象多有钱,但是不能图我的钱,第二,结婚之前,你得先做个婚检,我爸妈要求我婚后一年要孩子,所以女方的身体不能有问题,第三,我是个有处女情结的人,你要是不是个处,现在就可以出门左转了,第四……”

他的话音,被顾惜打断了。

她眯着眼笑了笑,像是认可他的看法,随后,清冷的眸光落在面前人的身上,冷笑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抱歉,我不想为了你这种人,还花五百块钱去小诊所做个处女膜修复!”

这话落下,她就从沙发上站起了身。

一句话,愣是给李华盛泼了一盆冷水,他侧过身,一把抓住了顾惜的包。

“诶,我说,现在的女人真是越来越不知道检点了,我要找个处女怎么了?我就是这么一个保守的人!”他喋喋不休地说着。

顾惜厌戾地转过脸来,看着他的眸光由原先的厌恶变成了轻蔑,随后,唇角上翘,“先生,你口口声声说自己多自重,那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她慢条斯理地指了指他抓着自己包的那只手,眸光愈发的清冷了。

李华盛一怔,松开了手。

“嘁,你这种女人,我可是见多了,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末了,他还没完没了地说着。

顾惜笑了笑,没再多说,转身就出了西餐厅。

奇葩她见多了,像李华盛这样的,更是数不胜数。

顾惜自认倒霉,坐在律所楼下的马路边点了一碗大排面,老板娘也热情地问她打招呼,“今天下班这么晚呀?”

已经中午一点了,平日里顾惜过来都是十二点左右。

顾惜尴尬地笑了笑,“是啊,今天比较忙!”

请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章节,后续情节更加精彩诱人!

↓↓↓↓↓↓↓↓ 

相关阅读

© 2016 爱看网 ISeeClan.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881号 京ICP备11017054号 京公网安备 111185116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385833 公司名称:北京爱看网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