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苏玲给我发了短信:快点回来

2017-02-22 23:02

 

接着她爬到了王国庆的身上,又弯下了腰……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她对我使眼色,让我配合她,我不得已,也很淡定地发出假装的呻吟声:“哦!哦!哦!”

在旁边听得不耐烦,直接打断她,:“好了,妈你就别说了,你消停一下吧。”

过了几天,我和苏玲到民政局正式登记结婚,成为了“真正”的夫妻。

 

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性感的老婆自己上不了,居然被这头猪给上了。

那个胖男人就像一头猪一样,趴在她身上,发出粗重的喘息声,做着那种事情。

 

苏玲侧着身子对王国庆说:“不会,绝对不会,周伟这个人老实巴交,就是个窝囊废,他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就算他知道我们的关系也不怕,他就是我花钱买回来的一条狗而已,不会影响我们的。”

 

我可是一个处男,哪里受得了这个。

 

 

说完她又对苏玲怒其不争说:“你看看你找的好老公,一大早就喝的醉醺醺。”

心里非常难受,现在过的日子简直是猪狗不如的生活。

离开苏玲家,到了外面冷风一吹,我彻底迷茫了。

 

 

我尴尬不已,就在这个时候,苏玲又骂:“你爸是低级民工,一辈子没出息,我看你也是一样的。”

 

完了她很紧张对我说:“我妈来了,估计会住一个晚上,你得把戏演好,千万不能演砸了,明白吗?”

 

 

 

 

 

小静身材偏瘦,不过很匀称,雪白的脖子和大腿,让我忍不住偷瞄了好几眼,最关键的是,小静的脸上总是带着一副娇羞的模样,让我看得心旷神怡。

 

 

 

 

 

 

 

“晚上再做,反正整个晚上都是我们的。”苏玲手从陈梦裙子里抽了出来。


苏玲一听更生气,揪耳朵更疼吼着,:“你这个变态,用小静的丝袜做这种事情,还有理了你。”

 

“他这么屌丝,什么都没有,就配的上你了?”

 

我攥紧了拳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就在我犹豫的时候,胖男人和苏玲双双好了,两个人死死抱在了一起,苏玲掐着胖男人的后背,两条诱惑的长腿一下子伸直了。

第一,名为夫妻,其实是假结婚,平常各过各的生活,互相不得干涉;

 

 

她叫苏玲,是云城上市公司特房集团董事长秘书,30岁。

“快了快了,我老婆现在对我们关系有所怀疑,我不敢做的太明显,现在你结婚了,她也没得怀疑了,我很快安排你上!”

苏玲是他的秘书,同时也是他的小三,之所以苏玲找我当上门女婿,是因为王国庆的老婆怀疑他们的关系,所以苏玲和我结婚打消她的怀疑。

 

 

房间里面,苏玲和陈梦两个人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陈淑华看了我,知道我是农村的,满脸嫌弃,把苏玲拉到一边小声说:“这个人看上去怂怂的,妈给你介绍的那些人,哪个不是有钱有权的少爷,你是脑袋进水了吗?”

 

 

在这些人里,我特别注意到一个偏文静的女同事——小静,她年龄应该和我差不多,长得很秀气婉约,瘦瘦的,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一样。

 

我可以确定,和苏玲和陈梦两个人同时做,应该会爽到死,裤子已经失控扯起了大帐篷。

 

 

 

苏玲娇滴滴说道:“讨厌啊!”

 

我们约在星巴克咖啡见面,一开始我猜想,这个女人招上门女婿,肯定很丑很胖,或许还有可能是残疾人,我做了各种最坏的打算,结果见面以后,吓了一跳。

 

 

第一次见面我很拘谨木讷,眼光控制不住就被她高挺的胸部吸引,苏玲翘着二郎腿,对我非常冷漠,整个过程,我们都没有说几句话,她就离开了。

 

 

婚礼上苏玲亲密挽着我的手,到处敬酒,很多人都在私下讨论,苏玲这么好的条件,怎么嫁给我这样一个普通人。

来的七八个女同事都打扮地很妖娆,房子里面散发着阵阵香气,这些女同事来了各个叫我周哥,还有一个调皮的同事调戏我,“周哥身体好结实啊,苏姐一定很性福。”

我偷偷看了她几次,她看见我在看她,对着我露出腼腆的笑容。

 

 

可是我还是不敢,苏玲开始在床上发出来无比销魂的叫声:“啊!啊!啊!”

苏玲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我悄悄站起来,偷偷爬上了她的床。

 

 

我看着这结婚协议书犹豫了五秒钟,咬着牙签了字,在那一刻,我把自己正式“嫁”给了苏玲。

 

 

她愣了两三秒钟,后面反应过来对着小静大叫:“打人了,窝囊废要打人了,小静快点把家暴过程录下来。”

回去后我很懊恼,知道没戏了,可没有想到隔天,同学就打电话激动告诉我,苏玲已经同意了我当上门女婿,不过她给我提了几个条件:

 

第二天,三十万就转到了我的账户里,父亲问我哪里来的钱,我骗他找了工作和老板预支的,从头到尾,我都不敢告诉父亲,我已经当了上门女婿了,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暴跳如雷骂我的。

 

 

第二,在外人面前,必须维护好夫妻的好形象,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是假结婚;

看到这香艳的一幕,我顿时燥热不安,想要冲进房间里面,把她们两个人都给扑倒了。

就在我感到绝望的时候,在婚姻介绍所上班的同学,告诉了我一个信息。

苏玲这么说,让我一下子怒火中烧,我举起来手,很想狠狠地甩她一巴掌,侮辱我可以,因为当上门女婿,这是我的选择,什么屈辱我都可以忍受,但是侮辱我的父亲,那就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王国庆对苏玲说:“对了,你那个买来的窝囊废老公,知道我们的关系吗?不会碍我们的好事吧?”

 

 

这时候,门外有了动静,苏玲蹑手蹑脚到门边透过猫眼看外面,她对我比了嘘的手势,让我配合她演戏。

 

面试后如果能成,女方将一次性给男方三十万的彩礼,并且帮忙介绍好工作,最关键的是,女方很急希望马上能结婚。

 

没多久,我和苏玲在星巴克咖啡第二次见面,这一次苏玲依然穿着职业套装,看的我入神。

苏玲拍着她的脑袋说:“老婆乖一点,老公晚上让你舒服。”

 

陈淑华念念叨叨,总之对我是十万个不满意,后面越说越扯,又说我是农村人,家里又很穷,说我完全配不上苏玲,真的是家里祖坟冒青烟了,才能和她宝贝女儿结婚。

小静上了二楼,很快进入了苏玲的房间。

 

 

 

我差一点就想把所有事情真相说出来,不过最后忍住了,苏玲不断朝我使眼色,让我不敢轻举妄动。

 

 

她递给我一份结婚协议书,不耐烦催促我:“看看里面的条件同意吗?可以就签了,签完了给我一个银行卡号,马上转钱过去。”

 

“是不是?”苏玲又推了我一下,我点头,她更是生气,骂我“窝囊废”“死变态”,不断骂着。

苏玲周一到周五上班,周末也很少在家,而我则变成了专职家庭主男,洗衣服、拖地和煮饭。每一次苏玲看见我总是横鼻子竖眼的,左一口“窝囊废”,右一口“垃圾”地叫。

回到苏玲家的时候,丈母娘陈淑华已经在房子里了,闻到我满身酒气,立刻翻着白眼对我说:“去哪里喝了,怎么身上都是酒气。”

陈淑华在的这一天,我就像过街老鼠一样,感觉矮半头,还要假装虚心接受她的意见,保持着一个微笑。

小静上前来拉着苏玲说:“苏姐,周哥可能是无意的,你就别责怪周哥了。”

两个人在里面此时正在激烈的做着那种事情,我的脑海里,满是苏梦和小静雪白身体交缠在一起的画面,这画面让我亢奋无比,裤子几乎都要撑破了。

 

中间苏玲突然对小静说:“对了,上次你和我一起买的香水到了,就在楼上,你和我上去拿吧。”

当上门女婿,在农村是一种羞愧难当的事,会被人笑话的,父亲要是知道了绝对会狠狠打我一巴掌的。

苏玲揪着我的耳朵,对我叫着:“你在洗手间里面做了什么?为什么小静的粉色丝袜上面有白白的东西?”

说实话23岁的我,因为家里太穷,还没有谈过女朋友,从来没有碰过女人是个处男,苏玲这样一个大美人让我几乎丧失了理智了。

 

我差一点就叫出声音来了,还好及时捂住了嘴巴,没有惊动她们,没有想到,苏玲居然是拉拉,她和小静有一腿!

 

她双眼迷离,嘴巴变成了o形,已经快不行了。

 

苏玲在旁边打断陈淑华说:“妈,你说这些是要干嘛,周伟的工作不是在找嘛,我已经在公司里面帮他打过招呼了,过几天他就要去上班了。”

 

房间里面,苏玲从身后抱住了小静,她的两只手不仅伸进了小静的衣服里,还对着小静白皙的脖颈疯狂的亲吻。

 

我在楼下一个人处着,着实尴尬,就假装要帮其他人催苏玲和小静,也上了二楼。

丈母娘陈淑华看来对我不满已久,看见我招呼让我坐下来,翘着二郎腿要对我训话。

 

 

 

苏玲这么好的条件,居然要招上门女婿,想也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但是为了救父亲,我咬牙答应了,哪怕是当接盘侠,我也没得选择。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却娶了一个漂亮性感的女强人,很多人都说我是懒蛤蟆吃了天鹅肉,却不知道这背后我承受了多少屈辱和辛酸。

陈淑华气的脸都涨红了,她们说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每一个字,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我还要假装什么都没听到,保持微笑,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她盯着我说:“这样吧,我允许你可以去外面找女人,不管是良家妇女还是小姐,总之麻烦你把自己的生理需求解决好,ok?”

 

她们聊了一会儿,最后一起出去逛街了。

听到这里,我一下子反应过来我当上门女婿是怎么回事了。

我在楼下呆了一会,后面鬼使神差悄悄上楼,把耳朵贴在了房门上,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苏玲和小静欲生欲死的叫声。

听到这些对话,我感觉特别古怪,往门前凑近,看到了非常诧异的一幕。

婚礼结束后,苏玲立刻收敛了笑容,对我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判若两人。

 

我们两个人整整叫了十几分钟,后面我不想再演戏了,就假装大声朝着房门方向说:“老婆,我们到房门那边做吧,你趴在门上,我想要后入。”

我把房子收拾好,一直等到了晚上,苏玲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那个腼腆害羞的小静,两个人手拉着手,十指相扣,提着大包小包,都很开心。

我整个心都提了起来,站在半掩的房门外往里面看。

我在门外越听越兴奋,控制不住就在门外听着声音做了那种事情,可是还是不得劲,一股抑制不住的欲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碰到这种时候,我就去医院看父亲,有了那卖身的三十万,父亲的手术做的很成功,有几个亲戚在照顾他,没有人知道我已经偷偷当了上门女婿。

我面红耳赤,支支吾吾半天,后面着急对她说:“我一个成熟的大男人,也是有生理需要的,你又不给我动,我只好靠自己来了。”

我很憋屈,当这上门女婿,完全就是为了掩饰苏玲和王国庆的奸情,同时变成苏玲的一个男保姆。

新婚之夜,我喝了不少酒,守着苏玲这样一个性感尤物,浑身燥热不已,满脑子都是和她洞房的画面,当我试着伸手去摸苏玲的时候,被她狠狠甩开。

我点点头,不过还是控制不住说了出来:“可是我还是很想和你,只要一次就可以了……”

很快我们就定好了婚期,结婚当天热闹非凡,总共办了五十桌,全部是苏玲的同事、朋友和亲戚,我这边只叫了促成结婚的同学。

被苏玲狠狠推了一下,我清醒了不少,再也不敢再去尝试了。

 

 

苏玲身上穿着透明的性感睡衣,几乎就是真空透视装,朦朦胧胧,我可以看到她玲珑有致的雪白身体,特别是胸前的一对丰满山峦,上面两颗小樱桃坚挺着,把睡衣给高高撑起来了。

 

 

 

出去前,苏玲等其他人都到外面去了,叫我到她身边“我们出去了,你在家里不要闲着,把家里都收拾一下,如果回来我不满意,有你好瞧的。”

 

 

可是当我要爬上她床的时候,苏玲站在床上,叉着腰瞪着我,好像要把我扒皮了一样:“你只能躺地板,不准到床上来,明白了吗?要是敢对我做不轨的事情,我就让你变成中国最后一个太监!”

 

 

 

 

一回来,两个人就挨个去洗澡了。

“好啊”小静跟着苏玲上了楼,其他人在楼下等她们拿香水下来。

 

我连忙问他是什么机会,他告诉我,婚介所里面有个女客户,在招上门女婿,条件是:大学毕业,农村人,老实忠厚,没有主见。

 

 

我忍了几次,后面终于忍不了了,对她说:“虽然我们是假结婚,但是现在也是法律上的夫妻,请你对我尊重一点!”

 

 

她的这个姿势很撩人,看的我再次欲火焚身,想要立刻冲上去把她扑倒,撕裂性感睡衣,岔开她的双腿,然后……

 

 

 

 

 

 

我心里面想,结婚是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你女儿的身体我碰都碰不到,怎么个怀孕法?

我在附近的烧烤摊点了一些烧烤和啤酒,一个人喝起闷酒,喝的醉醺醺的时候,我打了车到了医院里看父亲。

 

 

 

等苏玲上了楼,我进入了浴室里面,看到了苏玲的白衬衫,黑色蕾丝内裤和紫色的胸罩,上面还残留着苏玲的体香,一时之间再也控制不住了,拿着她的内衣裤做起了那种事情。

我激动不已对着她的脸,一副要打下去的模样,这把苏玲震到了,她可能没有想到从结婚到现在,一向忍气吞声的我,居然伸手要打她。

小静接过苏玲给的荔枝,开心吃了起来,其他人围成了一圈,有人起哄说,之前结婚那一天,都没有闹洞房,让我和苏玲当场亲一个。

 

 

有一个机会,如果我把握住,或许可以解决眼前的危机。

 

 

 

 

我心想结婚到现在,我根本没有亲过她,立刻假装亲热对苏玲说:“老婆,既然大家想看,我们就亲一个呗!”

接着又听见了苏玲的声音传出来:“晚上你别回去了,就在我家里过夜,我们可以做一个晚上。”

这个胖男人是特房集团的董事长——王国庆,婚礼上,他还作为苏玲的领导上台讲过话。

 

我听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连忙下去,不一会儿,苏玲和小静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也下楼来了。

我的心里一阵绞痛,没有想到,我居然入了这样一个坑。

 

 

 

这一看,把我惊呆了,此时苏玲正躺在她的大床上,两只大长腿张开夹在一个中年胖男人的背上。

我和苏玲到楼下去,苏玲又再次挽着我,一副非常恩爱的神情,头还贴在我肩膀上,像个小女人一样,她的个子比我还高,贴在我肩膀上,显得很滑稽。

看样子母女的关系也很一般,苏玲直接回复她:“你介绍的那些人配不上我,我不喜欢。”

大概过了两三个小时,突然门外传来了急迫的敲门声,还有苏玲的大骂声:“周伟,你这个变态,快点给我出来!”

 

我干咽着口水,里面的叫声一阵比一阵大,之前苏玲和王国庆在房间里做,苏玲都没叫的这么大声,这一次,她是完全肆无忌惮往死里叫,叫的我全身都酥麻了。

到了半夜,我再次萌生了邪恶的念头,想趁着苏玲睡着了,偷偷上楼找她,反正房子里面就只有我和她两个人而已,我把她给强上了也没事,反正我已经是她法律上的老公。

苏玲的雪白大长腿失控乱踢,把被子都踢到了床下,而那个胖男人则把脸贴在苏玲身子上……

 

 

我在苏玲眼里就是一条狗,我内心酸楚,眼眶一热,咬地牙齿作响。

这套房子,我估计起码值两千万,可见苏玲非常有钱。

到二楼的时候,苏玲的房门半开,我正想在外面叫她们,突然里面传来了小静的声音:“啊,好久没有了,真想现在就来。”

我一听非常激动,想着机会来了,结果苏玲让我在地板上发出呻吟声迷惑陈淑华。

 

苏玲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后面哼哼冷笑了两声:“窝囊废和我讲什么尊重,你可是签了字的,现在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从那以后,王国庆隔三差五就来家里找苏玲。

 

 

第三,男方不得在一年内提出离婚。

 

 

陈淑华在门外偷听房间里的动静,不能让她起疑心,所以我们必须在房间里面做爱。

苏玲连忙拉我到楼上,可能是因为陈淑华来了,她对我的态度没有像昨天晚上那么蛮狠,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小静点头,又亲了一下苏玲说:“老公,真想现在就来做个舒服。”

苏玲这个我得不到的性感尤物,居然一方面是王国庆的小三,另一方面还是拉拉。

 

她身上散发着迷人的香气,昏暗中,我看到了她交叉在一起的大长腿,还有高耸的山峦,真的失控了,直接扑了上去……

沉默了三秒钟后,苏玲用很嗲地声音说:“董事长,人家都和你好了这么久了,你答应人家当子公司远方旅程总经理的事情,怎么还没动静呀?”

 

 

苏玲从身上拿了两万块给我,让我自己去外面找女人,解决生理需求。

 

小静真的拿着手机对着我们,一时之间,我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最后夺门而去,离开了苏玲家。

我真的无语了,不过我也想明白了,我只能先忍一忍,至少得撑到父亲腿好出院了。

两个人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地板,同时发出这种脸红心跳的声音,真的是越叫我就越把持不住。

苏玲和往常在家的模样截然相反,自己切水果,准备点心,出来了亲密挽着我的手臂,一边秀恩爱,一边对所有人叫着:“吃水果了,来,小静,你最喜欢的荔枝。”

 

我任由她骂着,苏玲不依不饶,又指着我的鼻梁骂:“上一次我的蓝色胸罩也是你弄脏的是不是?”

 

她非常厌恶和凶恶告诉我:“我们只是假结婚而已,你不要忘了,以后都不准打我的念头!要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新婚当天晚上,我在这个陌生豪华的房间里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切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结婚后第二个礼拜,周六,苏玲的一些同事来家里找她玩,苏玲提前告诉我,让我一定要把戏演足,不能让同事看到半点蛛丝马迹。

苏玲朝着胖男人脸上亲了下去,胖男人满脸淫笑,还趁机用胖手占着苏玲便宜:“亏你想出来假结婚这一招,一下子就让家里母老虎没得怀疑了。”

每次苏玲都会找个合理的借口把我支走,我知道我走了,他们将会在房子里面做那种事情,但是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我刚拿了她三十万,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好,那工作的事情就不说了,我们就说一下生孙子的事情,结婚也过了一段时间了,苏玲的肚子怎么都还没有动静?”

 

 

 

我偷偷到了楼上,发现苏玲的房间里居然亮着灯,我正要靠近往里面看,突然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销魂无比的哼哼声。

 

 

 

 

 

苏玲带我去见她的妈妈陈淑华,五十岁左右,大福珠宝店老板娘,身上珠光宝气,虽然年过半百,但是身材保持很好,穿黑丝袜,皮肤白皙,看上去就像是三四十的女人一样,说是苏玲的姐姐,我都会相信。

她见到我,微微低头说了一句:“周哥,你还没休息啊,晚上我在你们家过夜,会不会打扰你们呢?”

吃软饭这个词,很是刺耳。

 

 

 

 

 

 

这个女人实在太漂亮了,精致的瓜子脸,猩红的翘唇,个子高挑,比我还高半个头(我的身高是170,估计她得有175),上身穿白色衬衫,下身穿紫色套裙,高跟鞋,胸部很大几乎要把白衬衫给撑爆了。

接着我站起来,朝着门边走过去,这下子终于把陈淑华给赶走了。

 

陈淑华走了,我打地铺,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苏玲就在床上,离着我两米的距离,她的身上只穿着一层薄纱,甚至都不用脱掉这层薄纱,我就可以和她做了,可是我却吃不到,身体涨地非常难受。

苏玲让我睡在楼下的客房里,她自己住楼中楼上面大房间。

 

 

苏玲从浴室洗澡出来,头发湿漉漉,身上围着一条大浴巾,深深的乳沟若隐若现,雪白大长腿非常匀称诱惑,让我非常想把大浴巾扯下来。

她有洁癖,整个家里要弄的干干净净,一丝不染,如果回来后看见家里没有打扫干净,就会大发雷霆,指着我吼着“你这个没用的男人。”

“什么无意的,他对着你的丝袜做那种事情,刚才可能在脑海里面都对你做了那种事情了,好恶心啊。”

“太好了,谢谢董事长!”

 

 

王国庆两只肥手一直在苏玲身上到处游离,不一会儿,他重新爬起来对苏玲说:“宝贝,又有欲望了,再来一次,嘿嘿,这一次,你这样帮我……”

 

小静和苏玲两个人都剧烈喘息着,身体失控的扭动起来。

她家在市中心火车站附近高档小区芙蓉园里,是一套楼中楼。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打开手机一看,发现苏玲给我发了短信:快点回来,我妈今天要到家里来,你必须在,一定不能让她发现我们是假结婚。

 

 

我看到苏玲翻了一下白眼,不过她也答应了,对这所有人叫着:“亲就亲,怕什么。”

 

她躺在床上,用右手托着腮,非常冷静地看着地上的我。

 

说完,苏玲拉着我,和我轻轻亲了一下,亲完了她立刻擦嘴巴,满脸嫌弃的神情。

 

23岁那年,父亲在工地上干活摔断了腿,为了筹集治疗的三十万费用,我到处借钱,却只借到了五千块钱。

 

她把我当挡箭牌,好接着当王国庆的小三,一步步在公司里往上爬。

她阴沉着一张脸说:“我女儿这么好的条件,多少有钱人想要和她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看上你哪点的,现在这些我也不管了,你不能这样窝在家里吃软饭。”

 

 

 

我开了门,苏玲就冲了上来,用脚踢我,小静在外面客厅里看着我们这边。

 

 

苏玲依然裹着大浴巾就出来了,过了一会儿,小静进去洗,也裹着大浴巾出来。

 

苏玲确实很性福,但是那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到了晚上,苏玲终于第一次让我住她的房间里,我心里一阵高兴,幻想着我晚上终于可以和她做那个事情了。

我在医院里思考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瞒着病床上的父亲,在同学安排下和这个征上门女婿的女人见了面。

 

我冲向了洗手间里面,苏玲和小静的内衣裤和丝袜挂在里面,我对着小静粉红色的丝袜做了坏事,这才稍微平息了下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我连忙回答她:“不会,不会。”

说完,她踢了我一脚,还恶狠狠瞪了我一下。

 

相关阅读

© 2016 爱看网 ISeeClan.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881号 京ICP备11017054号 京公网安备 111185116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385833 公司名称:北京爱看网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