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宅男女神  |  福利汇总  |  门事件  |  内涵图片  |  宅男百科  |  宅男频道  |  宅男电影  |  技术宅  |  宅男资讯  |  ACG综合  |  福利活动  |  吐槽  |  搞笑

标签云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 首页 > 技术宅 >

《时代周刊》封面文章:那些泄密的技术宅

浏览
《时代周刊》封面文章:那些泄密的技术宅
更新时间:2018-09-08 所属栏目:技术宅

  《时代周刊》6月24日封面是“泄密者”,封面中“棱镜门”泄密者斯诺登居中,向维基解密泄密的美军士兵曼宁居右,非法下载大量学术期刊文章被捕并自杀的斯沃茨居左。封面上设问:“为何新一代黑客被驱使着去泄露政府秘密”。

  《时代周刊》6月24日封面是“泄密者”,封面中“棱镜门”泄密者斯诺登居中,向维基解密泄密的美军士兵曼宁居右,非法下载大量学术期刊文章被捕并自杀的斯沃茨居左。封面上设问:“为何新一代黑客被驱使着去泄露政府秘密”。

  导语:美国《时代周刊》本期封面文章题为“那些泄密的技术宅”,导语写道:“总统称他们是国家安全的威胁,互联网称他们是英雄,新一波黑客正在改变我们处理秘密的方式。”

  以下为全文:

  斯诺登这个21世纪的鼹鼠并不希望通过自己掌握的机密换得金钱。他视自己为一位理想主义者、信仰个人主权、远离暴政的人。中国和俄罗斯的间谍将无法引诱他。

  引导斯诺登的是黑客思维,一种网络政治哲学、一个建立在80年代留言板上、在90年代聊天室里发展、并在类似Reddit、4chan这样的当代在线社区中逐渐成熟起来的思维方式。

  斯诺登认为,信息自由应该凌驾于一切之上,隐私是神圣的,而他有责任来保护这两点。

  “公众需要决定这些项目和政策的对错。”这位29岁的美国前国家安全局承包商说。斯诺登6月6日承认,他盗窃了大量机密文件。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重大高度机密文件被盗事件。他泄露给媒体的文件披露了一个将美国电话记录整理成供反恐和反间谍调查使用的数据库的庞大项目。另一个名为“棱镜”的项目则使国安局能够接触到谷歌Facebook微软等主要网络服务商的记录,并在法庭的许可下收集外国疑犯的情报。这一机密项目已运行了七年。

  “我与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斯诺登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办公室职员,”他在接受《卫报》采访时称。《卫报》和《华盛顿邮报》最早报道了棱镜门项目。

  不过,为政府承包商博思艾伦作分析工作的斯诺登可不是一个普通人。在军队和情报部门工作的140多万美国人现在拥有最高级安全许可证。大多数人可没这么有反骨——通过加密电子邮件来联络记者和活动分子来披露政府机密。很少有人愿意放弃房子、12.2万美元年薪的工作、女朋友或者自由来曝光获得国会和前后两任总统批准的监视项目,而这些项目也是在联邦法院的高度监管之下的。

  斯诺登是与众不同的,这种不同正在改变一切。

  一个勇敢的新世界

  建设美国国家安全基础设施的目的是保护美国不受外敌和间谍的伤害。斯诺登这样在土生土长的20代美国技术宅却并不认同这种观点,他们有着一套自己的世界应当如何运作的乌托邦想法。正如越战时期的反战示威者认为人类的本性是和平而不是战争,新一代的极端技术迷认为,信息透明和个人隐私是自由社会的基础,机密和监视则是通往暴政的大门。这些报料者认为,在暴政面前,反叛是高尚的。

  著名黑客、REDDIT早期雇员艾伦-施瓦茨在2008年的一份呼吁公布私密文件的宣言中称:“遵守不公正的法律不是正义,我们需要公开信息,不管它们存放在哪里,然后复制、并把信息与世界分享。”

  斯诺登逃亡至香港后,在当地一家酒店的房间中接受视频采访解释了自己的动机。即使是在说到自己可能遭中情局暗杀或者被中国的黑帮绑架时,他都表现的非常自豪而平静。他将自己曝光的监视项目定义为“狱吏暴政”,并就目前采取的监管措施缺位的后果提出警告。

  他希望引发一场公众辩论,以使信息公共化。斯诺登在谈到他所窃取并公布的文件时称:“这就是真相,这就是正在发生的现实。你应当决定我们是否需要这么做。”

  三年之前,驻伊拉克的22岁陆军情报分析师曼宁在泄露大量军事和外交机密后给出了几乎相同的自辩理由。向维基解密网站提供了数万份美国机密文件的曼宁在致一位黑客朋友的信中称:“我想让人们看到真相,因为在未获得信息的情况下,公众将无法做出正确的决定。”

  和斯诺登一样,曼宁称,他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行为改变了世界,而无法改变世界。

  这两个年轻人都是在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所采取的严格安全措施期间长大的。他们的时代充斥着网络、聊天室和虚拟社区,而在这些社区里,新的反权威、信息自由的意识形态正在强化。他们至少部分认同自由主义者。曼宁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斯诺登则向罗恩-保罗的总统竞选阵营捐款。两人都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在背叛国家。曼宁在被捕前写道:“信息应当是自由的,它属于大众。”他说,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是黑客、破译者、黑客活动者、泄密人或者其他什么身份。

  “我们是一个军团”

  曼宁的声明是激进的,因为它直接破坏了法治,而法治应该是这两人都承认的东西。“当你颠覆政府权力时,这就是一件从根本上对民主造成危险的事情,”斯诺登这样谈及自己的行动。而对美国政府官员来说,普遍的看法是,斯诺登的冲动是极其错误的,而且可能构成实质性的危害,“我非常肯定地说,这个年轻人所做的事情将危及一些人的生命,”来自佐治亚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萨克斯比-钱布里斯说。无论奥巴马政府还是民主、共和两党官员,都不太关心“棱镜”监控项目的合法性或有效性,但都热心于将斯诺登抓捕归案并送上审判台。根据《时代》周刊的民意调查,53%的美国公众认为斯诺登应该遭到起诉,而28%的受访者认为可以放他走。

  但与斯诺登和曼宁年龄相仿的人,对他们的支持率明显偏高,18-34岁的受访者中43%认为斯诺登不该受到起诉。这种黑客精神如今正在全世界滋长,其中的驱动力是大量的网络黑客。他们通过网上抗议活动和信息窃取,越来越频繁地扰乱各种类型的体制力量。“这是最让人感到鼓舞的事情,经历网络教育的年轻人正在激进化,他们从互联网上获得自身价值,”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在今年4月与谷歌总裁埃里克-施密特交谈时这样说。“这是一帮不关心政治的技术爱好者所经受的政治教育。这是极不寻常的。”

上一篇:90后小伙750根筷子拼成“钟楼”做百件微缩景观

下一篇:技术宅可以选NAS

推荐技术宅

最新技术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