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宅男女神  |  福利汇总  |  门事件  |  内涵图片  |  宅男百科  |  宅男频道  |  宅男电影  |  技术宅  |  宅男资讯  |  ACG综合  |  福利活动  |  吐槽  |  搞笑

标签云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丑女 >

《社会记录》:谈丑女10年求职无一成功(组图)

浏览
《社会记录》:谈丑女10年求职无一成功(组图)
更新时间:2018-09-15 所属栏目:丑女


《社会记录》:谈丑女10年求职无一成功(组图)
 
2003年08月22日01:40 央视新闻频道《社会记录》  
 

《社会记录》:谈丑女10年求职无一成功(组图)



张静
点击此处查看其它图片

《社会记录》:谈丑女10年求职无一成功(组图)


张静一家

  今天的话题,从一个简单的词开始:“工作!”

  大师们说过这样一些话:“只有工作着的人生,才是美丽和健康的!”“创造,不停地创造,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了。”

  是啊,没有工作的日子多么乏味和虚脱!想念工作的滋味,我们在非典期间都品尝过  
了。

  要工作,得先找工作呀。大部分人找工作,其实是为了换工作,是为了工作得更好,找份更适合自己、更能寄托梦想和价值的职业。通常说“找工作难”,其实是说“找好工作难”。即便被迫的下岗失业,只要不太苛求,不挑肥拣瘦、量力而行,也是不难再过上“上班”日子的。可你知晓吗?就有这么一个姑娘,无论她怎样努力,怎样的苦苦寻觅和降格以求,“工作”——这份小小的生命申请,始终被粗暴地拒绝。

  张静,女,天津市南开区人,25岁。因相貌丑,10年求职上千次无一成功。

  张静说,她从1993年初中辍学后就一直在找工作。每天早晨起来后独自上街,只要看到有地方贴出招聘启事就上前应聘。

  张静说:“第一次找工作的时候,那时侯我真的不知道同学欺负我和老师看不上我,是因为我的长相,那时候我真的不以为然。头一次找工作去一个饭店,然后那里招聘服务员,在我印象当中服务员可能就是那种刷刷碗、扫扫地、擦擦桌子什么的,我认为我能干,然后我到那儿,他问我他说你干吗呀?我说我应聘来了,他说:啊?就你?你还应聘?还不把我们的顾客都吓跑了?然后从那一次开始我就觉得以后再找工作,别再找那个凭长相的,要找别人不乐意干的那些活,比如说清洁工,反正就是人家不乐意干的活,但是找那样的工作人家都不同意。”

  丑,找对象可能会麻烦点儿,可您是用人单位,不是张静要找的对象呀,你躲闪什么呢?况且,您也不是什么特殊性质的招聘啊,若是影视单位、模特公司,张静定不敢去惊扰您。如今商业社会竞争激烈,女性美可以用在公关运作等商业用途上,美人的商业价值更高一些,对公司的生存竞争有利,确也无可厚非。可那些非“窗口”行业,若也以貌取人,就有点邪乎了。话说回来,丑,这纯粹是人家自己的事,是属于她个人的苦恼和“负担”,难道一个人的负担也会变成全社会的负担吗?如果不是,为什么几乎所有大门都向她冷冷地关着?以她现实的条件,莫非连一份最原始最低挡的活都配不上?

  再丑,也是人啊。凡人,就享有人的权利、尊严和保障。话说回来,真丑到了须蒙面上街、丧失做人资格的地步了吗?芸芸众生,模样儿能堪称“刘德华”和“张柏芝”的,毕竟少数。这不是替丑女狡辩,更不想把丑说成美,如果让张静去参加选美,我再傻也不会加入她的拉拉队。可人家不是选美,就只是打份工呀。她申请的只是一个机会,一个让自己不成为社会累赘的机会,一个养活自己、替家分忧的机会。

  这个25岁的未婚女孩本该有着和同龄人一样的梦想和生活,可老天不仅给了张静一副难看的容貌,还分配给她一个不幸的家庭:其父患有小儿麻痹、脑溢血等疾病,视力只有0.01,张母患有严重的尿毒症,大姑患有精神分裂症。全家四口只能靠五六百元维持生活,每天只吃一餐中饭,还有1万块钱债务无法还清……如果张静能找到一份工作,能有一点收入,即使再微薄,也算是雪中送炭了。

  这就不是张静有问题了,而是我们的目光、我们的待人标准和评价机制有问题。仔细搜索一下,我们看人的眼光,我们的心理角落里,是不是有刻薄、吝啬和冷漠的成分呢?

  或许有人说:张静,你可以去整容啊。不错,如果她愿意,如果她有足够的钱,这当然是件好点子。可我心里琢磨:是张静个人“整容”重要呢?还是社会先给自己“整容”更重要呢?是个体取悦集体合理,还是集体善待个体更合理?

  好在,历尽千番冷眼后的丑女,终于等来了一个亲切的声音:你来吧,张静。

  不久前,天津一家养老院接受张静为编外工作人员。这家养老院的院长薛永惠说:“从看报纸以后就知道她很丑,我当时看完她丑我就说了,谁生下来恨不得比杨贵妃还俊,我说丑又怎么了,只要是心眼好就行。”

  而这家养老院的老人们也对张静比较满意,周奶奶说:“张静一来挺好的,小姑娘又勤劳,也不嫌脏不嫌累的。”徐爷爷说:“这孩子我挺爱她,她勤恳不懒,见活就干,是个好孩子。”

  张静每天在这里的工作是陪老人们看看电视,端端水,她说:“只要是我能做的,我会尽我百分之百的努力把它做好。”

  薛院长告诉记者,张静刚来养老院的时候适应不了吃中饭和早饭,每次只吃一点点。

  “张静来的第一天我们给她称体重,1.58米的个头只有82斤,看着真让人心疼。当时我们养老院的姐妹们就说,大家一定争取在一个月后让张静胖起来。”

  张静,是一个丑女。但张静的遭遇,却非一个人的遭遇。她的烦恼,也不仅仅是“丑”的烦恼。别忘了,除了丑女,还有丑男,除了身体的丑,还有身体的病痛和残疾,除了生理劣势,还有学历和素质劣势……其实,在社会学上,他们有一个综合的冠称:弱势群体。如何善待弱者,如何呵护他们的权益和心灵,这是一个比找工作更重要的话题。

  如今,整容店雨后春笋般冒啊,生意也是越来越好,据报道,去年上海人一年涉及美容方面的总消费是6个亿。容貌——尤其在女孩子眼里,那真是“压倒一切的大事”呀。模样好点的,想锦上添花,稍差点的,那就夜不能寐、心急如焚了。不仅明星整容,百姓也整,不仅成人整容,甚至还流行“从娃娃抓起”。《商务早报》上就曾有这样一报道:成都市温江某中学初中二年级的一个14岁女孩,虽学习成绩优秀,但因为被评为学校四大丑女,迫于心理压力,偷了家里4000元去整容……为什么呢?仅仅是为了改变丑吗?我想,最重要的,恐怕还不是丑本身,而是迫于丑的压力,迫于那些对丑女的评价,迫于“四大丑女”话语中所包含的讥笑和嘲讽。其实,整容风的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些信息:面对激烈的生存竞争,随着身体作为资本的倾向的加深,人们对自身生理劣势的怀疑也越来越重,越发地对自身不信任,从而试图改变自己以适应社会评价,取悦世俗标准。比如台湾一项最新调查显示,91%女性受访者对自己的身体形象有焦虑感,表示已有瘦身和整容的打算。而在日本和韩国,整容风更盛,单单东京一个城市,便有超过400家美容整形医院;韩国的汉城更多,有900多家。在那儿,美容医学视为一项产业,其产值,已经超过心、胸等专科医学。不是有个说法吗?韩国的美女,都是剪刀剪出来的。

上一篇:日本“可穿戴护肤品” 从此路上无丑女

下一篇:历史上的四大美女可谓是人人皆知,那四大“丑女”有谁知道呢?

推荐丑女

最新丑女